一枚元宝

幸福与爱与快乐都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  我本可以一辈子生活在黑暗中,若没有见过光明。

      我曾梦到过一个梦,梦里蓝色天空里飘着几朵白云,我坐在沙滩上,看着一个少年,穿着白衬衫和灰色短裤,海水冲到岸边没过他的脚踝,他只是呆呆的站着。
      醒来的时候母亲拿了我最喜欢吃的草莓,让我多吃几个。那一年我八岁。

      回过神来时,拍照的老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显然他对我刚刚走神的事有些生气。
      “你到底拍不拍。”他的语气不是很好。
        我局促得扯了扯衣角,顺便理了理衣服,抬头看着他问:
     “真的能拍到二十年之前的照片吗?”
      “可以,什么照片都可以拍出来。”
      我赶忙正了正身子,还没来得及微笑闪光灯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我拿着刚刚拍好的照片站在照相馆的镜子前,望着镜子中的那个人。
      双眼无神,皮肤暗黄,形容枯槁。
      我又看看手里的照片,有些微微泛黄,年幼的我抱着一只玩具小熊,带着一顶蕾丝花边的帽子,穿着略有些肥大的连衣裙,眼神不知道飘到哪儿去,唯一确定的是没有看向镜头。
      拿着照片,我走出照相馆,推门时带起的风将屋内的风铃摆弄出叮铃铃的响声。回头望了一眼照相馆有些老旧的牌匾“青春照相馆”。

     再次醒来时,我躺在一张光秃秃的床板上,四周的墙面都是水泥质地的,并没有刷什么涂料,暗暗的我了不太喜欢。

一个普通的傍晚,太阳的余晖撒到树木的枝丫上,连地上模糊的影子都透着一股子悠闲~